《不完满才是人生》季羡林-美文分享

发布者: 转载 分类: 美文分享 发布时间: 2021-08-18 14:14 访问量: 200 次浏览

   每个人都争取一个完满的人生。然而,自古及今,海内海外,一个百分之百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。所以我说,不完满才是人生。
   关于这一点,古今的民间谚语,文人诗句,说到的很多很多。最常见的比如苏东坡的词: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南宋方岳(根据吴小如先生考证)诗句:“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与人言无二三。”这都是我们时常引用的,脍炙人口的。类似的例子还能够举出成百上千来。这种说法适用于一切人,旧社会的皇帝老爷子也包括在里面。他们君临天下,“率土之滨,莫非王土”,可以为所欲为,杀人灭族,小事一端,按理说,他们不应该有什么不如意的事。然而,实际上,王位继承,宫廷斗争,比民间残酷万倍。他们威仪俨然地坐在宝座上,如坐针毡。虽然捏造了“龙御上宾”这种神话,他们自己也并不相信。他们想方设法以求得长生不老,他们最怕“一旦魂断,宫车晚出”。连英主如汉武帝、唐太宗之辈也不能“免俗”。汉武帝造承露金盘,妄想饮仙露以长生;唐太宗服印度婆罗门的灵药,期望借此以不死。结果,事与愿违,仍然是“龙御上宾”呜呼哀哉了。在这些皇帝手下的大臣们,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,权力根大,写很器部,负胜枉法,天所不至。在这一次人的好来高大群极少,可这些人到了皇帝眼前,只是一个奴才,常有。 大学毕一作君如伴虎。”可见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。据说明朝的人 变成烤识分子上朝时在笏板上夹带一点鹤顶红,一旦皇恩浩荡,钦喝极形 我们白连忙用舌尖舔一点鹤顶红,立即涅槃,落得一个全尸。可见这一批人的日子也并不好过,谈不到什么完满的人生。 我说至于我辈平头老百姓,日子就更难过了。新中国成立前 能了后,不能说没有区别,可是一直到今天仍然是“不如意事常 躁;八九”。早晨在早市上被小贩“宰”了一刀;在公共汽车上被 定扒手割了包;踩了人一下,或者被人踩了一下,根本不会说“对不起”了,代之以对骂,或者甚至演出全武行;到了商店,难免买到假冒伪劣的商品,又得生一肚子气……谁能说,我们的人生多是完满的呢?
   再说到我们这一批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,在历史上一生中就难得过上几天好日子。只一个“考”字,就能让你谈“考”色变。“考”者,考试也。在旧社会科举时代,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,要上进,只有科举一途,你只需读一读吴教样的《侧林外史》,就能淋滴尽致地了解到科举的情况。以调进和临进为代表的那一批举人进土,其容态难道还不能让你胆战心惊,啼笑皆非吗?
   现在我们运气好,得生于新社会中。然而那一个“芳”,现知如实确的手掌,你别想逃脱得了。幼儿园升小学。考;小学升初中,考;初中升高中,考;高中升大学,考;大学毕业想当硕士,考;硕士想当博士,考。考、考、考变成博、烤、烤;一直到知命之年,厄运仍然难免,现代知识分子落到这一张密而不漏的天网中,无所逃于天地之间,我们的人生还谈什么完满呢?
   灾难并不限于知识分子:“人人有一本难念的经。”所以我说“不完满才是人生”。这是一个“平凡的真理”;但是真能了解其中的意义,对己对人都有好处。对己,可以不烦不躁;对人,可以互相谅解。这会大大地有利于整个社会的安定团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98年8月20日

版权信息:
本文作者:季羡林
本文转自: 《此心安处是吾乡》

    如果觉得本站对您有帮助,请随意赞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本站走向更好!!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